大迷酸梅汤

【特摄JK】青岛AS场照

“所以我说了喜欢假面骑士和性别没关系。”

“假面骑士不是儿童影片,是信仰。”

“你还记得,跟着骑士一起变身的英雄之魂吗?”

“喂喂!真的会感到到哭啊!”


摄影:呼吸
后期:白袅

假面骑士变身的时候,会忍不住感动啊!

【all帕】关于帕洛斯的敏感点(cp洁癖预警,与all帕无关人员请退散)


自立flag,随便瞎几把乱写,人物是创爹的,ooc是我的,我写了些啥玩意儿,又是一个躺着写的随笔,又是一个坑,还有安迷修银爵佩利的场合没写,有生之年系列,反正没人看,我就圈地自萌了(超小声逼逼)


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打起架来是粗暴的力量型选手,在情事方面亦是如此,不会刻意让对方舒服,也不会刻意让对方难堪。每次要做一般是打直球,明明白白的提出来,大大方方的进入、用力,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此外这人平时是狂了点儿,一到关于帕洛斯的事儿就意外的会在意某些“重点”,比如,并没有很认真的去记忆或者挑逗小骗子的敏感点,但是却会在意帕洛斯有没有爽到,顺便一提帕洛斯被顶弄得失控的脸让年轻的王感到十分满意。
(其实这人并没有记得帕洛斯的点在哪,至于每次都让小骗子求饶的原因,我们认为应该从强大的技巧学习和肌肉记忆能力来着手探究。)
②雷狮
比起嘉德罗斯,雷狮在房事上是绝对的技术流,再加上qi大huo好,花样又多,就毫无悬念的带上了成年人的恶趣味。能尝试的play都在其淫威下尝试了一遍,总喜欢同时逗弄身下人的敏感点,帕洛斯一度因为过激的快感造成阴影,经帕某自述那种窒息的快感还不如死了来的更痛快。再加上人雷王星的男人生的高大,浑身的肌肉线条都散发着狩猎者的危险信号,体型差的优势和霸道的力道常常让帕洛斯蜷在这暴君怀里靠后面gao chao。后来经幼弟的梳理分析这毫无人权的控制欲可能是造成帕洛斯跑路和反水的重要因素。
(总而言之,雷总就是很懂就没错了,在他眼里小骗子浑身都是敏感点,比如什么时候抓臀肉,耳朵如何舔,锁骨什么力道咬,脖子和腰腿的吻痕往哪留……当然了,我们雷大爷表示,爱人身上的痕迹嘛,宣示主权用的,自然是越显眼越好了。)

③格瑞
按照我们的大赛第二的人设来说,应该是一群人里面xing癖最正常的男性,然而他不是,他没有,他甚至有特殊癖好。帕洛斯的羞耻心在这人面前真是成几何倍数放大,身上的小胎记和所有部位的痣这冰山脸记得比星际地图还牢实,每次都要有那么几个羞人的部位接受其赤裸的目光和唇舌洗礼,那么一张清新寡欲的脸做着那么se情的事,帕洛斯几乎要在心里谴责自己。默默观察着小骗子的反应,这大冰山偏执的认为骗徒身上的痣和小胎记就是敏感点。
格瑞这个作风也和其他人很不一样,哪怕沉默如银爵、霸权主义如雷狮,想要的时候都会先给个或含蓄或露骨的口头预警。而格瑞他不会,在他确定环境安全或者自己想要的时候,抱着人舔吻下那块眼下的泪痣,以此提示要开始了。
(帕洛斯打死都不承认他真是太喜欢格瑞做时候在他耳边的喘息了,那种颅内高潮的感觉甚至快要超越格瑞身体力行带来的刺激了,可惜这是每次快被弄得失去意识的错觉。今天也是大赛第二的随心所欲,习惯了情欲的身体又被那双微凉的手抚的浑身发烫。)

气死我了!我要宠帕!这篇记梗,我要用我牲口一样的语言那种体感来写这个宠帕!

「小骗子,来给哥哥抱抱」
①老丹篇

凹凸世家,人丁兴旺,成分复杂,我们听这名儿就倍儿排面儿,我们的小祖宗帕洛斯——老幺!最小的!全家兄弟姊妹上下最小的!就是上房揭瓦还得奖块糖的、集全家宠爱于一身的——老幺!是大家的哦豆豆得斯!
我们大哥,丹尼尔,家里的长子,是已经踏入社会的牲口,啊不是,是已经踏入社会的精英人士。帕洛斯现在优异的成绩和灵活的脑袋瓜子就是这牲…就是这精英合理锻炼培养的成果(丹:要让雷狮带,早就成校园霸王第二了)还是个嫡长子!你瞧瞧,长子前面儿加个嫡,就比同龄的安迷修多被老爸压榨着多干多少活儿,出去开会无数次偷偷打开手机看屏保,别以为员工们都瞎。常年忙碌思念家里老幺,怕给雷狮那个现不良给带坏了(丹大爷别骗自己了!你明明就知道帕帕在狗雷狮面前最听话了)丹尼尔心里苦,但是他不形于色!

(都说了是记梗,啥时候写遥遥无期了,颓)

「无法忽略」躺着打出来的超短打(自割腿肉是个刀)

雷狮,雷王星的三皇子,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当年最炙手可热的皇族权势的继承者。
好吧,综上所述,这些光环并没什么卵用。幼年丧母,加之父亲对他起居学习的强制要求,这个年轻的皇子空有才貌和不羁的灵魂,自己弄不清自己的情绪波动,被那花瞳骗子好一番调笑。
雷狮想看看这阴沟里翻船的通缉犯还有什么本事,锤子指着人脑袋加以警告却被人笑着推开。花瞳在月光下有点儿好看,雷狮心里抱怨着那抹鎏金色把月亮比没了光彩,让他忍不住,忍不住什么?
“想要吻他。”
他们的结局是有些老套的,雷狮拿那通缉犯换了利益,他是个出色的领导者,懂得怎样把利益最大化。紫色的眼眸盯着那具抱过无数次的躯体,那边的人拿着柴刀将其肢解。先是手臂,脚,腿,当一颗分不清红白的头颅从桌上滚下时,雷狮得到了他想到的的利益,他感受到了溅在脸侧的血,还是温热的,他没有擦。
一人被当做牺牲品,另一人铁石心肠为利益,这真是正统的be结局。
以后,雷狮还是那个海盗头子,对于帕洛斯的事情闭口不提。又过了几年,不知道怎么的,雷狮回去了,继续做他的皇子,顺势做了皇帝。
所以我们说,雷狮这个人什么都好,唯独不懂情绪且又是极其慢热的人,后知后觉。这些年过去了,心中的死寂和为某人疼痛的隐疾在这而立之年终于发作。
比如,他从来没有觉得月光这么使人心如刀绞。
又比如,他在这一天终于意识到,自己痛失所爱。

记梗,说不定哪天就发车(不可能)

有无太太想写啊(敲碗)
自己的腿肉太难吃了!
啊!!!!!!!



想看小骗子xx的时候神智不清,打不过不想挨淦又溜不掉,毕竟我们帕帕是个男人,奋起反抗!但在意识到自己体术技不如人的时候还是怂了,好帕不吃眼前亏,屁股能比命重要吗?还是给大赛前五淦了个爽,不是他爽,是其他人爽,当然某帕不愿意承认他也爽。


想想我们名号响当当的星际大骗子,这个时候,人畜无害,身前的是谁就猫似的带着被欺负狠了的小鼻音嘟囔着“救救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都忘不了要皮要搞事儿,想着卖卖皮相讨好的蹭着大赛前五的颈窝和胸膛,可爱的小舌头缠着某人身下的大家伙嘴里含糊不清的带着口水音求饶,一头银发散开给这几个打架像神仙的家伙摸来嗅去,见着求饶撒娇适得其反,以为自家老大良心发现把他救回来,结果回到羚角号房门一关,叫上卡米尔,兄弟两个比谁都使劲儿,还是叛变好了,压榨老员工这破团吃枣药丸,我们小骗子心里长叹一口气,都快没意识了心下还得想着怎么溜出去.

我的小骗子啊,你这么一求一哭,这群变态还真没法儿轻一点儿.





帕洛斯:呵,打不起你帕我还躲不起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溜了!



其实最终目的还是想宠帕,我们小骗子,应该宠着才是。

狗大迷和熊叽的来打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意识混乱的段子


就是,刀子吃多了,意识混乱,神智不清
就是想了一下梗:雷总特别特别爱帕帕,性格独立狂妄强势(侵略性太强),家庭观念非常畸形(给雷总拼命找台阶下),让他对爱人的关于爱的表达方式非常的不当(你问帕帕?帕帕就更不用说了,那肯定是相当相当,让人心疼的吧……)
所以想感受一下狮狮的想法和独白什么的,于是ooc就出现了……

“老大,前面那支舰队是运输舰队,我去把他们…….”

“不用你去!让卡米尔和佩利带人去就够了,你老实待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不对,不是这样,你上次的伤还没好,我只是不想……

“老大!放开我!我可以吃抑制剂!不要!我不要被标记!!会怀孕!!!不要……”

“我上你就乖乖受着,叛徒没有资格反抗,怀孕?打掉。”
错了!不是这样!我开心的要死!标记你,然后会有一个我们的孩子……

“老大…轻点儿,疼……”

“不想更疼就闭嘴!”
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打掉?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我知道你疼,我也疼,不是因为孩子,是你啊……

“老大,没有背叛你……雷狮,放过我吧……求你了……”

“不过是个叛徒,没我的命令你敢……帕洛斯!”
不,别消失,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别走别消失,我不想,我无法忍受,没有你,没有你不行……不行……没有帕洛斯……不行……不对,帕洛斯,帕洛斯……我其实,很爱你……很爱……很爱帕洛斯……

自帕洛斯死去之后,腺体的伤口一直没痊愈,每当我想起他,后颈都会难以忍受的发热疼痛,可伤口一直都很痛,我的生活似乎只剩下回忆与疼痛了,这是不是可以偿还他受的千分之一,我不知道。

就像他那晚壮着胆子,全力咬下去的痛感,还有那双带着恨意的花瞳。

之前借同学的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一个很方便的板子给我的小恐龙画的算是速写哈哈哈(极限一分钟,真的敷衍了我的小恐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